此网站目前只兼容Chrome、Safari、Firefox和IE 10及以上的浏览器。

“设计的价值”系列博客丨为了方便快递小哥,设计师费尽心机

,V&A

博客

“设计的价值”系列博客旨在讨论各种充满意趣的设计,它们秉持着各自的设计理念,以不同的方式实现着某种设计的价值。博客在讨论这些物品背后的设计理念的同时,也在从侧面展现V&A馆藏的魅力,其中部分藏品将会在设计互联旗下V&A展馆的开幕展“设计的价值”中展出。

这一期,我们要讨论的是设计在物品配送过程中所起的作用。

edie-set_gallery_2500x1406_11.default[1]

长期以来,设计都在努力地解决一个问题:如何将商品送到客户手中。也许你可以生产出世界上最好的产品,但如果你不能将它推入市场,那又有什么用?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商品配送是设计策略的核心问题。 

2011EX8898

会堂椅 (W.16A-1962),1700-1025 年,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A)版权所有

其实,早在世界贸易成形之初,尤其是17世纪,人们就已开始关注配送的问题了。当时的西方人格外追捧那些来自亚洲的精美工艺品;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些精湛的工艺品背后的制作工艺。因此,西方人不得不向亚洲开放市场,进口他们所喜爱的工艺品。商品的配送在这里就变得尤为重要;同时,一股巨大的出口经济力量也应运而生。

然而,对于西方国家来说,这股新兴的经济力量给他们带来了两个问题:其一,昂贵的航运配送费用导致了商品价格的攀升;其二,当地制造商的技术显然比不上这些来自异域的竞争对手。因此,当时西方兴起了一阵研究热潮,目的就是为了探求模仿和再现这些技术的新方法。为了保证本土的利益并缩短运输路程,他们学会了仿制德尔夫特的陶器,还有亚洲漆器的涂漆工艺。当时的整个经济也都依赖于这些仿制技术的发展。

这张出产于18世纪早期的会堂椅,从另外的角度解决了关于产品配送的问题。这张椅子的背板和坐板,先在中国完成涂漆,然后再被运送到英国完成椅脚的制作和拼接。背板和坐板采用了平板包装,所以在运送过程中大大节省了空间和运费。这可要比宜家在20世纪大力推行的平板包装还早了将近250年。

Akari 灯 21A (W.1:1,2-2017),野口勇,1953年,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A)版权所有

Akari 灯 21A (W.1:1,2-2017),野口勇,1953 ©️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A)

其实,平板包装是解决物品配送问题的一种常见的设计策略。在20世纪50年代,日裔美籍设计师野口勇 (Isamu Noguchi)就曾在日式纸灯笼中获取了类似的灵感,并使用相同的传统材料和工艺,制作出“雕塑灯”。30年间,野口勇制作了很多个版本,将雕塑技术的可能性发挥到了极致。尽管他创造的这些雕塑灯具有极具表现力的多样形态,但它们都能折叠成扁平状,非常便于配送,这些雕塑灯也因此畅销全球。

7254540662_9bd7f57888_b[1]

塞进可口可乐货箱的 Kit Yamoyo医药包(图片:西蒙·贝里)

同样是配送,西蒙·贝里(Simon Berry)在2011年所面临的问题就更加严峻了。他需要考虑的是怎么将抗腹泻药送到非洲农村的年轻妈妈和孩子手里。多年来一直专注于非洲公共卫生问题的西蒙·贝里发现:在非洲,就算是住在偏远地区,民众也能轻易地获得广泛流通的商品,比如可口可乐,但却不能轻易获得可以救命的医药。西蒙·贝里对此感到非常揪心。为此,他提出了一项设计建议:发明一种可以塞进可口可乐货箱空隙里的药品包装,借用跨国公司的强大配送网络,将药品送到每个有需要的人手里。

关于配送方面的设计问题,它们的目的常常都是为了让产品在运送过程中占用尽可能少的空间。然而,随着目前数字化生产的飞速发展,新的技术似乎让我们看到了能够完全摆脱配送的前景。比如,近年成立于伦敦的Opendesk就提供了一个专门的平台给设计师们上传他们的设计作品,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彻底改变传统的家具设计、制造和销售方式。产品的设计图都经过专门的设计,可以通过数控雕刻机进行修订。

ediestool_02[1]

Edie Stool,由 David 和 Joni Steiner 为 Opendesk 设计,2013 年

Opendesk会向想购买这些设计作品的人发送相关的文件,并指引他们到当地指定的加工厂进行家具的裁剪与组装。Opendesk本身并不经营工厂,也不拥有任何商店,更不运送任何货物;它所做的,只是将数字设计文件发送给制造商和消费者,完全不需要配送。

利用数字化配送商品、并在当地制造的大胆想法,可以说为设计开拓了一片新天地。一旦《星际迷航》中的那些假想以及3D打印机和其他数字化生产工具变得更为先进与廉价时,必然会激发设计师们去思考新的可能性。但是,就在3D打印势头正劲的时候,一件同类设计的出现,立即让所有人开始质疑这些原本是为了改变配送方式的工具。

2014GY2818_jpg_l[1]

解放者,(CD.1:1 至 16-2013),分布式防御系统,2013 年,英国国立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A)版权所有

来自德克萨斯的自由主义者科迪·威尔森 (Cody Wilson)所发明的“解放者”(Liberator),是世界上首件可以通过3D技术打印出来的武器。2013年,威尔森将这把枪支的3D文件发布在网络上,任何人都可以去下载。其实几乎每个国家都对军火销售有一定的管制,但由于“解放者”不需要经过配送渠道,所以它也回避了这些管制。这一事件的最终结果,是美国政府勒令威尔森撤下这些文件,但这件事情显然已经造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危害,因为早有成千上万的人下载了它。

其实多年以来,监管机构一直都在打击那些企图通过互联网获取非法物品和仿制品的行为。一个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转变是:现在有许多从事用户体验(UX)和用户界面(UI)的设计人员,都在想方设法地去控制和限制、而非助长人们对互联网上信息的获取。

这么一来,我们就遇到了这样一个问题:获取了多少才算获取过多?互联网上的内容虽然已经受到了法律的管制,但文化学者们依然对此忧心忡忡;他们认为即时获取(如在线购物、音乐和电影流媒体、全天候新闻等)会给人们的精神和情感带来负面的影响。尽管这些评论会让我们感到有些怀旧主义,但事实也确实如此,我们很难去否认:当找到一件难觅之物、或拥有一件稀罕之物时,我们从中所能收获的喜悦和满足感。

当设计使人们非常便利地能够随意获取世界上任何事物的时候,难觅与稀有之物仍会成为最珍贵的东西。

作者
微信图片_20171125205913

柯鹿鸣 丨英国
设计互联旗下V&A展馆高级策展人

柯鹿鸣负责设计互联旗下V&A展馆及其开幕展《设计的价值》的策展。作为设计互联筹备工作的一部分,柯鹿鸣与孟露夏(Dr Luisa Elena Mengoni)共同策划了展览《不为人知的设计行为》(Unidentified Acts of Design),并在2015年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 UABB)首展。在他参与到设计互联的项目之前,他协力策划了一系列国际展览,包括2014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伊朗的首次国家馆展出。他还担任过《Volume》杂志的编辑,该杂志聚焦建筑行业和都市生活,

阅读更多

目前网站正处于公测阶段

继续浏览

请将手机竖屏观看